【中央厨房·解码】 委员大会发言“原声回放”,哪些言值高?

2016-03-11 12:14:18

来源:人民日报中央厨房

  

   11日上午9时,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,15名全国政协委员作大会发言。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(中央厨房)第一时间为您梳理部分委员的“发言原声”。


李家杰(香港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副主席、中华海外联谊会副会长): 发出中国声音、讲好中国故事,关键在于找准世界需求

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最吸引全球目光的“中国故事”,而“十三五”期间也是发出中国声音的最佳历史机遇期。发出中国声音、讲好中国故事,关键在于找准世界需求。

中国故事有以下三个发力点:

首先,中国的社会发展是一个满足世界生态需求的中国故事。中国故事所提供的解答则是从“权利本位”转向“责任本位”。    

第二,中国故事为世界提供一个“善治”的新版本。中央政府提出的“国家治理”是一个好概念。它好在直接面对全球的“善治”需求,超越了意识形态和体制的对立及差异。

第三,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个满足世界人心需求的中国故事。中国传统文化的“德性先于自由”“义务重于权利”“群体高于个人”“和谐高于冲突”等价值观更能满足当今世界的人心需求。


   王兴东(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):当下文艺,离银行近了,离生活远了

   当下文艺原创疲软主要是急功近利,心态浮躁。改编的多了,原创的少了;模仿的多了,创新的少了;离银行近了,离生活远了;离网络近了,离群众远了。嚼别人嚼过的馍,踩别人的脚印走,拆别人的旧毛衣重织一遍,买外国的版权贴中国的标签。

   抄袭剽窃者应列入黑名单,整肃行业道德。原创是用心血浇灌的花,用情感酿造的蜜。抄袭可耻,剽窃可恶,模仿可怜,复制可悲,创新可贵,原创可敬。

   原创虽居幕后,内容为王,原创为首,其艰辛的发明和艰苦创造的成果,是整个文化产业链条的命根子,理应受到尊重。现在看电影电视剧不知是谁编剧的。一长串总策划、总顾问、总监制、总统筹、总制片、总协调署名在前,编剧不知塞在哪个位置。


苏华(四川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、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): 龟兔应自由选择“赛跑”或“赛泳”

只用普通高考一个标准和规则来评价所有学生,难免会产生“龟兔赛跑”现象。如果龟兔不是“赛跑”而是“赛泳”呢?结果可能大相径庭。只有根据参赛者自身情况,自由选择“赛跑”或“赛泳”,才能让每个人都公平享有人生出彩和梦想成真的机会。因此,两类教育应对应两类考试,增加设置面向中职生的职教高考,实施因材施考,最后做到择材录取。

   人才没有地域和领域限制,教育没有三六九等区分,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只是类型不同,不是层次差异。行行能出状元,人人皆可成才。我们需要仰望星空的科学巨擘,也离不开脚踏实地的能工巧匠。人才培养对接用人需求,两类高考选拔各类人才。


郭允冲(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、党组成员): 用“人才红利”替代“人口红利”

要以实施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为契机,着力把经济发展转变到依靠劳动力素质提高和科技进步的轨道上来,逐步实现以“知识经济”替代“肌肉经济”、用“人才红利”替代“人口红利”。高等教育要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及时调整专业课程设计,强化能力培养。要强化职业教育,逐步将职业教育比重提高到占全体适龄青年的70%左右。


邵琪伟(国家旅游局原局长、党组书记):旅游扶贫能实现物质精神“双脱贫”

旅游扶贫是物质和精神“双扶贫”。通过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旅游者的直接交流,贫困地区居民可以接触到新的思想观念和现代生活方式,可以改变当地相对封闭、落后的生活状况,实现物质和精神“双脱贫”。

旅游扶贫实践中创造的有效方式:一是开门搞经营。主要是经营农家旅馆、农家餐馆等方式。二是参与搞接待。主要以参与乡村旅游接待服务的方式开展。三是土特产品变旅游商品。主要是增加农副土特产品附加值。四是实物资产变金融资产。主要是通过土地房屋租赁流转等方式实现。


   杨志明(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、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):农民工市民化要克服“三难”,实现“十有”

   农民工市民化要克服“三难”:缺少技能,稳定就业难;改善住宿条件和大城市落户难;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,解决“一低一多”(参加城镇职工社会保险的比例较低,劳动争议案件较多)问题难。

   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农民工市民化要努力推动“十有”:进城有工作;上岗有培训;劳动有合同;报酬有保障;参保有办法;子女有教育;住宿有改善;维权有渠道;生活有文化;发展有目标。


   王智彪(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、超声医疗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): 创业有风险,创新不简单

   创新创业要有热情,但也要冷静思考。创业有风险,创新不简单。“快速致富”“高额利润”的背后往往潜藏着巨大风险。特别是本轮“双创”热潮的中坚力量是涉“市”未深的青年群体,缺乏应有的风险意识,以及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市场化运作能力。另外,股份分配不合理导致企业停滞、众筹股东退出难、盲目上马P2P项目等现象也引起关注。

有些地方存在迎合口号、一哄而上、拔苗助长等不良倾向。譬如,硬性规定每个市县必须设立若干数量的创新创业孵化基地等。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孵化器数量增长之快几乎来不及统计,已经高于“双创”的需求,且质量良莠不齐。一些高校创业实践存在重“量”轻“质”现象。影视制作、打字复印、网络销售等科技含量不高的创业搞得轰轰烈烈,且同质化倾向明显,之后“水过地皮干”“一地鸡毛”。孵化器孵化出的多为短平快项目,真正具有颠覆性创新的却不多。(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 常钦

logo.pic

友好提示:本文为“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”(中央厨房)出品,欢迎转载,请注明来源,谢谢合作!